人活一辈子,都是修长城,挣GDP的吗?

周六晚上看凤凰中文台的《一虎一席谈》,辩题围绕“社交网站是不是‘心理毒品’”展开。各路嘉宾分成两派,对时下流行的开心、校内、饭否等社交网站给人们的生活带来的影响进行讨论。我也算是业内人士,出于职业需要与个人兴趣,对节目中所提及的网站都有使用。而且对于校内网,我不但是资深用户,甚至在自己的从业经历里还与之发生过一些联系,学生时代就曾在他现在的运营团队里实习过。出于这些缘故,我饶有兴趣地看完这期节目。

就像所有值得辩论的话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辩论双方各自举出自己人生经验和视野范围内的个例来支撑自己的观点,却始终难以说服持不同见解的辩论对手。所以我觉得这种辩论的目的不是得出一个确凿的结论,而是通过双方的讨论陈述使得大家对问题的认识更加全面。我向来不认为能够通过辩论而说服一个人接受某种观点。人生经验不同、知识水平和个人眼界有差别,对于某个问题的认识就很难达到同一层次,企图通过辩论来统一认识从来都是一厢情愿。回顾历史与现实,可以看到统一认识最有效的手段是专制体制下的洗脑与愚民,甚至直接地使用暴力压迫。正如号称“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近邻朝鲜,一个应该遗臭万年为天下笑的金氏家族却受到万民崇拜,大概不是民主讨论的结果。

节目中正方嘉宾刘兴亮、王兴、陈岚的观点都比较包容,认为互联网上的应用毕竟只是一个无意识的中立工具,人性的善恶都应该回归人的自身。作家陈岚的发言体现出了一个人文社会学科从业者应有的气度与风范。但让我印象最深的却是一位节目现场不知名观众的发言。当反方嘉宾黄相如细化数据,算出一年之中中国用户在社交网站上浪费的时间可以修十座长城,创造的价值相当于中国GDP的一点几,用以说明社交网站的危害的时候,一位现场观众反问到:“人活一辈子都是挣钱,都是修长城,都是挣GDP的吗?”这句反问相当精彩,蕴含了对人生意义的追问。人的一生应该活得有意义,但什么才是个体生命的意义?修长城和创造GDP大概只是秦始皇和短视的政府希望的评判标准。在文明开化的社会,应该允许无公害的多元价值观的存在,生命的意义更多地需要从个体内心去诉求。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过什么样的生活,在主动选择的生活中所有的生命体验就是他人生最大的意义。对于一些人来讲,在社交网络或各种游戏中与网友互动所获得的精神上的愉悦,正是他获取人生体验的过程,是他人生意义的一部分。谁又能说,生命中如果缺乏这种体验就不是一种缺憾呢?况且,正如陈岚所说:“人有高雅的需要,也有低俗的权利”,古人也明白这个道理,“不为无益之事,何以悦有涯之生”,人的行为不应该全部简单地从现实功利的角度来作衡量。

不可否认那些具有普世意义的价值观。曾经为人类社会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作出突出贡献,推动了人类文明进程的科学家、艺术家,他们的人生熠熠生辉具有重大意义。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平凡的芸芸众生的人生就没有意义。即使把社会贡献作为唯一评判标准,就算我们什么都没创造,但我们的生活为艺术家的创造提供了素材,为杰出人物的成就作了陪衬。

注:社交网站泛指开心、校内、饭否等互联网上流行的社会性网络服务(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这类网络应用模式基于六度空间理论,是对Web2.0、UGC(Users Generate Content)等概念的演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